欢迎光临www.168111999.com,果博东方三合一校报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 www.168111999.com,果博东方三合一 >> 校报 >> 第三版(教师园地) >> 正文
孔子与帝王
作者:刘福智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89 更新时间:2016-5-14 下午 06:50:57

中国历史上出现过多少个盛世,造就了多少个明君,然而,其王朝统治的时间却总是有限的。这是为何?毛泽东说:“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前4位帝王,缺少的是文采和风骚,而成吉思汗,岂止是缺少,根本就没有,有的只是武力征讨。所谓文采和风骚,其实就是文化。你不能说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没有文化,因而毛泽东用“略输”和“稍逊”二语加以界定,颇为精当。但他们缺少的是思想。缺少了这种东西,任凭他们如何英明盖世,文韬武略,他们的王朝也不可能千秋万代,固若金汤。而城头变幻大王旗的事情,其实是再自然不过的了。

但有一个人,用思想做他的国土,没有做过一天皇帝,却统治了中国两千多年,以至于延伸到日本、韩国、东南亚等地。他就是孔子。这是为何?恐怕是因为,只有文化是远远不够的,还要有思想,还要有深植于深厚文化的深邃思想。或许可以说,孔子是中国人的“思想帝王”,他统治了自他出现之后的整个中国历史以及周边国家的历史,使那些所谓雄才大略的明君和英主相形见绌。

孔子的儒家思想渗透到整个社会的各个层次和生活的各个方面,帝王的治国之术,官员的从政之策,民众的处事之方,无一不从儒家经典里获得滋养。即便到了今天,恐怕也无人能撼动孔子的地位。“五·四”时期的“打倒孔家店”,“文革”时期的“评法批儒”,又能如何?喧嚣一阵之后,复归平静。这正说明了思想的强大,而政治往往只是一个侏儒。

这倒不是说儒家经典字字珠玑,篇篇辉煌。在整体肯定的基础上可以对其某些思想观念进行客观的审视和恰当的批判,但若想对其全盘否定,那将如何?那说明否定者不懂历史唯物主义,不懂辩证法。当年,谋害毛泽东的林彪的画像被从“十大元帅”的画像中抽掉了,不知是谁取消了林彪的元帅军衔。后来怎样?不是又拿出来一同展示么?历史怎么能随意抹杀和肆意修改?郭沫若的《李白与杜甫》一书,把李白定为“法家”,把杜甫定为“儒家”,淋漓尽致地扬李抑杜,那是为了配合当时“评法批儒”的政治运动。真是不可思议!任何政治投机行为,任何绝对的肯定和绝对的否定,都不可能撼动思想,都不可能撼动孔子和他的儒家学说。而那些撼动者,其实是一些没有思想的人。

当然,思想的根基是文化,没有深厚的文化,就不可能有深邃的思想。有不少慧眼识珠之人,甘为文化奔走呼号,尽心尽力,这是文化之幸事,社会之幸事,民族之幸事。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建于战国时期的一座哨楼,被文化演变成了黄鹤楼,七毁七建,终于成为千古名楼。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人,杜康酒有了3个原产地,花木兰有了3个出生地。这种争议或许有着经济和其他方面的目的,但是,这些所谓非物质文化遗产使这些地方成为游客关注的焦点,对拉动经济确实起到了或大或小的作用。

有多少宫阙城垛、亭台楼阁被漫长的岁月风化了,而文化却随着历史的脚步走到今天。而今天尚幸存留的历史遗迹和文化遗存,哪怕是经历了5000年的风风雨雨还存留的1.4米高的一道土墙,哪怕是只留下一座宏伟殿堂的方方正正的地基,也显得无比珍贵,因为那是我们民族的令人哀叹的仅有的遗迹和遗存。一个不懂得我们是从深厚历史中走出来的民族,一定是一个浅薄的民族。因此,动不动就要拆城墙,拆古老的四合院,这些人,不仅浅薄,而且无知。

当今对官员的评价,已经不再提倡“以GDP论英雄”了。这固然很好,笔者认为,还应大声疾呼:要以文化建设论英雄,要以保护历史遗迹和文化遗存论英雄,要以尊重文化、尊重人才论英雄。文化固然是整个民族创造的,而主要是民族的精英——人才创造的。可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口号喊得震天响,喊了多少年,而某些地方的官员所尊重的,其实还是他自己。例如,某地一位年届耄耋的知名书画家,请求出生地为他建一座画馆,以将自己毕生的画作留给他钟爱的一方水土,谁知,官家的楼堂馆所鳞次栉比,层出不穷,可就是这点儿钱拿不出来。画家一气之下去了别处,实现了愿望。而此地的官员可谓丢掉了人才,丢掉了文化,悔之晚矣。

其实,发现文化的价值,是须要胸襟和气度的,总认为老子天下第一,总是“官本位”思想作怪,看不起艺术,看不起文人,你就看不到人才和文化的价值,你就只能面临人才和文化的流失,你就只能悔之晚矣。

一些美国人对中国的古老文化极为钦佩。别的不说,美国的建国史只有区区200余年,而中国则有5000年。中国人自认为自己的宝贝实在太多,也就不再格外珍惜。韩国人乘机将端午节申报为韩国“历史文化遗产”。奇怪的是,没有见到中国人进行大张旗鼓的斥责。最近,韩国又有人提出孔子的出生地在韩国,又没见到中国人进行声色俱厉的质疑。中国人太大度了。这让我想起所谓“康乾盛世”之时,中国取得了与俄罗斯之间的一场战争的胜利,却把自外兴安岭到北冰洋的一块硕大的领土割让给俄罗斯。这简直有一点方天夜谈的味道,战胜国割让土地给战败国,这在世界历史上大概仅此一例!

这种大度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后果,造成了“国土一天天沦丧”。这种大度影响到了现代,中日战争结束之后,战胜国中国放弃了日本给中国的赔款。这,大概也是一种文化,也是一种思想。设想,孔夫子如果面对这种问题,他将如何处理?

  • 上一条新闻:
  • 下一条新闻:
  • 版权所有©学院新闻网 WWW.HNHYEDU.NET 技术支持:网络信息中心